925124.png

ooku9999

猎牛大队(11月24日更新第1话)

二楼正片。

什么?那么多坑不填居然还敢开新坑?

主要是这个题目实在想写点什么,不写不舒服。

于是发泄一般写了一话出来。

虽然是猎牛,但是牛肯定是有的。纯爱党慎入呃呃。

主打的就是狠狠的牛,再狠狠的杀牛

第二话随缘更,什么时候有想法会立刻写

包括小青的if线,各种bad end之类的,都可以写

925124.png

ooku9999

    猎牛大队的办公室中,队长猎牛哥接过了客户小李递来的手机,上面播放着小李女友昨晚在微信上发给他的视频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小李女友光着上身跪在地上,双手正揉搓着一对洁白大奶,在给一根不属于小李的金毛长屌打着奶炮。
    长屌不但贯穿了小李女友的豪乳还露出了一大截,在摆动中时不时会顶住小李女友的下巴。
    小李女友打了一阵奶炮,张开小嘴努力把金毛长屌的前端含了进去。
    而长吊此时摆动了起来,迎合着小李女友的动作撞击着发出娇声的喉咙。
   “唔唔……唔嗯嗯嗯……”小李女友带着模糊的叫声疯狂挥舞着脑袋,用尽力气吞咽着面前这根巨大的金毛长吊。
    随着动作逐渐加快,小李女友突然把头部完全埋入胯下,把整根大屌纳进了自己的喉咙深处。
    大屌带着颤动把精液射进了小李女友的肚子里,把小李女友捅得直翻白眼。
    直到小李女友被憋得差点断了气,金毛长屌才缓缓从小李女友淌着口水和精液的小嘴中抽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金毛长屌的主人发出满足的声音。小李女友娇喘着爬了过来,带着妩媚的表情舔弄长屌上残留的精液,卖力地做着事后打扫。
    “小李啊,你这女朋友用起来真的不错啊哈哈。刚认识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高冷御姐,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骚货哈哈哈哈!”
    金毛长屌的主人用力掐住小李女友的左乳,小李女友媚叫了一声,洁白的乳房上添了一道青紫的手印。
    男人捏着小李女友的下巴拉到镜头前,把小李女友的媚态拍了个完整。

    “说说,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“我是主人的母狗~”
    “母狗还会说人话?”
    镜头中的小李女友脸上挨了一巴掌。
    “汪汪~主人我错了,主人快惩罚我吧呜呜~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骚货!”
    男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。
    “给你男朋友说点什么吧。”
    镜头重新拍着小李女友的脸。
    “亲爱的~我已经是主人的母狗了~主人的大肉棒又粗又大,把我捅到天上去了~以后我要天天侍奉主人的肉棒,变成主人的玩具……”
    “是狗!”小李女友又挨了一巴掌。
    “汪呜呜~我是主人的母狗,主人快来使用我的母狗小穴汪汪~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男人大笑。“就这样了小李,我差不多要开始干你女朋友了,有什么事之后之后再联络咯。”
    画面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猎牛哥抬起头,看着把全身缩成一团埋进沙发里呜咽着的客户小李,咳嗽一声表示自己已经看完了证据。
    “请用一句话来表达您的悲痛程度。”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对着我笑……”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。”猎牛哥不由得又咳嗽了几声。然后猎牛哥坐直了身体,抬起粗大的胳膊拍了几下手。
    “大豆,波比,小青,阿年!!”
    三男一女,四名黑色西装队员闻声闯入办公室。
    “猎牛哥!看视频的时候不要外放!”名为小青的唯一女队员白脸带粉地发出抗议。
    “就你事多。”猎牛哥说完,正坐对准苦主小李。
    “您的委托我们猎牛大队接了。请尽可能提供完整的信息,我们会给您带来足够满意的结果。”
    “阿晴……阿晴啊……呜呜……”苦主小李瘫在沙发上,哭着念着自己女友的名字。
   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   黄毛大炮哥是小李从小到大认的兄弟。
    大炮哥一身黄毛,拥有一根屌如其名的金毛大屌。
    在小李兢兢业业的上学、毕业、参加工作的同时,大炮哥首先在初中就找了同班女生毕了业。
    高中的时候大炮哥搞过全校一半的女同学,时不时就叫好几个男女一起开银趴。
    一次上课打炮被班主任抓了正着,班主任把他叫到自己办公室训话,不料大炮哥反将一军,锁住了办公室的门打了班主任一炮。
    之后大炮哥告诉小李,是他早就馋班主任身子,对那一对大奶子是蓄谋已久。
    高中毕业后,大炮哥进入社会,在自己的地盘上吃香喝辣,里里外外搞了数不尽的女人。
    大炮哥见过无数的女人臣服于自己的胯下,千篇一律多少有了些乏味。
    而此时小李正好跑业务跑到大炮哥的地盘,两人约饭叙旧,见面的时候小李不慎带上了自己的女友。

    “单看外表的话确实是那种比较禁欲的美女。”小青端详着小李给自己女友拍的生活照。
    虽然身材有致,但穿着成熟的ol款式,上下裹得实在严实。如小李所说,照片中的女友不苟言笑,几十张照片全都是很严肃很正经的神情。
    小青划着划着划到了最后一张,全裸的小李女友岔开双腿摆着阿黑颜,媚气占满了整个屏幕,和先前的正经模样产生了巨大反差。
    “呜哇。”小青发出赞叹声。“我都不知道女人变起来能骚得这么厉害。”
    大豆正顾着开车没有说话,而同行的波比从小青手里拿过了手机。“你也是女人,小心你哪天也骚起来被干的啊嘿啊嘿的喊。”
    “滚蛋。”小青往波比头上来了一下。而此时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。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波比打量着旁边的酒店。
    “一夜八百次四星酒店。客户说的地方就是这里。”大豆在车椅子上抻了抻壮硕的身体。“那么接下来的侦查就交给二位咯。”

    大豆拥有和老大猎牛哥同等的健壮身体,在人群中实在太过显眼。所以一般侦查的任务都是由普通体型的小青和波比完成。
    大豆主要负责接应,此时倒没什么事,坐在车里目送小青和波比走进酒店。
    酒店前台见到这一对情侣套装打扮的男女,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“二位顾客晚上好,我们所有套房类型和价位请参考这张册子~”
    波比大概翻看了一下。“情趣房,以多样化的道具服务带来最佳的情侣体验。呃呃,这道具都是些小东西,太温柔,用起来我老婆没感觉的……有没有更刺激一些的?”
    “本店应有尽有,只要是您的需要一定满足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玩sm的套房给我们准备一套。”
    前台有点惊讶地大量着挽着波比胳膊的羞涩小青,没想到这娇俏小姑娘在床上还能玩得这么狂野。
    但这样的房间一般是面向熟客的隐藏菜单,老板命令使用之前都要向他申请。想了想,前台还是给老板大炮哥打了电话。
    电话接通,里面传出肉体的撞击和小李女友的浪叫声。前台等着浪叫变成绝叫再逐渐消失,随后大炮哥拿起手机喂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有两个顾客想要使用5号特殊套房。”
    “啊?我正用着呢?”
    “那我就……”
    “别,别推。让他们进等候室等着,把4号套房收拾下给他们用。”

    前台暗骂一声。她在刚入店被大炮哥例行调教的时候有过了解。4号套房藏着许多可以偷窥的点,各种各样的角度一应俱全。
    大炮哥多半是新搞的女人玩得腻味,又想把手伸到顾客身上了。但老板想玩自己也没什么办法,前台就这么答应了下来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二位,您想要的房间我们已经预约完成。请交费后在等候室等候~”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    小李的女友刚刚结束高潮带来的全身痉挛。大炮哥已经连续输出了好几发,此时半躺在床上有点疲惫。
    小李女友用嘴巴舔净了大炮上的淫水和精液,狗一般爬到大炮哥的身边卧住。
    “狗狗啊,主人这里有一个好东西,你要不要看?”
    “汪汪!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。。你可真是听话啊?来,来看看你不听话的时候,我可是做了全程的录像哦?”
    大炮哥打开面前的巨幕电视播放影片,里面是不断抗拒着的小李女友。
    “你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要报警了!!”画面中的小李女友身穿OL制服,但外套和衬衫被解了大开,黑丝胸罩包裹住的傲人胸部正被一只大手摸来摸去。
    “哦?报警可以抓我,但是会不会也来抓你呢?”画面中的大炮哥发出威胁性的声音。
    “你。。!!”
    “本来只是简单的调查,没想到你私下里还有其他相好啊。。?”
    “。。与你无关!!”
    “哦?那我就这么把证据发给小李如何?反正你也不过是贪他的钱吧?让小李知道,你不但拿不到钱。。不知道还得赔进去多少吧??”
    “唔。。!!”
    “识相的话就给老子听话。”大炮哥发出了经典威胁。
     小李女友咬着嘴唇停下了反抗,任由大手扯下自己的胸罩,把又大又挺的胸部暴露在外。
    大炮哥的手用力的揉捏了一会,然后俯下身子啃了一遍。画面恰到好处的放大,把小李女友的漂亮乳头被大炮哥啃咬的模样忠实记录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!这奶子真不是白长的。”大炮哥啃了个爽,一手慢慢摸到了下面。
    “。。。。”小李女友被如此侵犯,脸上是一副愤怒又忍耐着快感的表情。
    “好了。给你看看我的。”画面中的大炮哥一手拉下裤子,掏出自己的金毛大屌,看得小李女友浑身颤抖。
    “大不大?。。啊?大不大??”大炮哥用自己的大炮磨蹭着小李女友惊怕中的脸蛋。“大不大???”
    “不要。。”小李女友哆嗦着求饶。这东西进到自己肚子里真的不行。
    “什么?”大炮贴住了小李女友的肚子,从胯部起的长度超过了肚脐还多半拃。
    “不要放进来。。求你了。。不要。。”
    “嗯。。也行。如果你自慰的模样把老子看爽了,我就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 大炮哥向后撤开,画面定格到小李女友的全身。小李女友脱下了制服长裤,半跪在地上,隔着内裤扣弄着自己的穴口。
    过了一会,小李女友酝酿出了感情,一手抚摸着奶子,一只手塞到了内裤里面扣弄着。淫水缓缓隔着内裤流出,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。
   “三角裤也脱了。”大炮哥给了命令。小李女友坐在地上,抬起双腿正要脱下内裤。大炮哥趁着空挡向前一步,一手抓住抬起的两脚,一手按着自己的大屌,就这么强行捅进去了半个龟头。
     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“小李女友挣扎着发出惨叫。大炮哥稍微前后摩擦了几下,然后向前一顶,把金毛大屌完全的插了进去。
     插入的时候有东西挡了一下。大炮哥低头一看,大屌的连接处居然渗出了血。
    “你还是处???”大炮哥惊了。“小李没碰你我知道。。你他妈背着找小三,居然还能是处???”
    小李女友仍处在巨大的痛苦中,疼的完全说不出话。
    “你那偷情的男的是没长屌吗?!”大炮哥来回大幅度的一捅,使小李女友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。
    大炮哥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愉悦。他完全不顾小李女友的痛苦反应,用力抽送着自己的大屌,每次的抽插都带着把这未经开发的性器完全操坏的决心。
    但在淫水的滋润下,肉体的撞击中也终于掺入了水声。小李女友的嗓子早就叫哑了,只靠无声地喘气来缓解下体巨大的刺激。
    镜头拍向小李女友失了神的脸庞。用力的张着小嘴,舌头挺直伸开,口水和泪水一并沿边流下。大炮哥俯下身子亲嘴,小李女友没有意识仅靠本能地回应着。
    大炮哥突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小李女友再次恢复了意识,无力地扭动想要逃开,被大炮哥死死地抱住屁股狂操。
    随着一声低吼,大炮哥的大屌完全捅到了底。小李女友的表情再次狰狞,看起来是被捅穿子宫直接射到了最里面。
    “哈。。哈。。。”大炮哥愉快地享受着最后的这下劲爽中出。看着失去意识的小李女友,大炮哥拿了根马克笔在大腿根部划了道横。

     画面外的大炮哥欣赏良久,自己的大炮又慢慢支了起来。
   “怎么样?看到自己第一次被主人操的感想?”
   “嗯。。。嗯嗯啊啊啊。。。”大炮哥看着身旁的小李女友,此时居然正咬着嘴唇在偷偷自慰。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!”大炮哥晃了晃自己的大炮。“你想要就自己上来。”
    “汪汪!!”小李女友发出欢快的叫声,跪到大炮哥身上分开双腿。淫水从小李女友的胯部流下,浇透了大炮哥的大屌。
     背后的电视中仍在播放着小李女友被调教的后续,而面前这条母狗的大腿上已经写了将近二十个正字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   波比和小青跟着安排进了4号套房,正挨着5号套房做了个邻居。大炮哥刚办完事,看着被干到瘫软在床上发抖的小李女友有些意犹未尽。
    秉持着可持续发展的原则,大炮哥决定暂歇一会。于是他打开手机监控app,调到了4号房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呃呃,这套子没有我能用的尺寸啊。”波比打量着客房提供的避孕套。“吹吹气球还行,塞我的东西还是有点小啊。”
    小青坐在床边,笑嘻嘻地和波比打趣。“好哥哥,你知道你那么大尺寸,还搞得那么猛,待我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?”
    “你被我那么搞还越来越兴奋,你自个不知道自己什么成分嘛。”波比皱了皱眉头。“老婆,你先洗个澡等着,我去买个大号的回来。”
    “哼,你最好快点,不然我就跟着别人跑咯。”小青撅着嘴皮子把波比送出了门。
    大炮哥被这对小情侣的对话搞得有些兴奋,眼看着小青开始脱衣服洗澡,连忙运作起全部的摄像头仔细品鉴。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青确实是个标致的美女,相比黄圣依巅峰容颜也不过如此。而此刻小青在大炮哥眼前宽衣露体,颇有种港台女星被潜规则时的临场感。
    不过说是优雅还是墨迹,小青脱衣服脱得相当的磨人,总是把关键的地方挡住又若隐若现地透出轮廓,挑弄得大炮哥刚发射的大炮又缓缓抬了头。
    最后小青完全的匀称裸体呈现出来,大炮哥已经完全地欲火焚身,恨不得跳进画面,把眼前的美女给吃干抹净。
    门铃突然响了几下,是服务生来送大炮哥要的酒水。大炮哥晃晃荡荡开了门,拿了酒水喝,脑子里满是刚刚画面中小青的奶子和屁股。
    喝了几口闷酒,大炮哥给前台打了电话,要了一瓶加了药的红酒。

    大炮哥胡乱穿了衣服,提着红酒跑去敲了4号客房的门。小青洗澡洗到一半,裹着浴巾开了个门缝。
    湿润的香气扑面而来,冲的大炮哥一阵犯蒙,拼命压住了自己的酒劲和欲火。
    “晚上好美女?”
    “你是哪位?”
    “我是本店的老板张大炮。前台在提供隐藏套房的时候都会和我申请许可。”
    “然后你每次都会跑去和别人打招呼?”小青上下把大炮哥打量了遍。
    “不不不不,请不要误会。前台跟我反映,这间套房的设备出了点问题,所以我才赶忙跑来检查。。。”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什么设备出了问题?”
    “呃。。空调那边。。”
    “我们不用空调。”
    “电视那边。。”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用电视。”
     大炮哥有点下头,没想到这女人这么不识趣,拒绝得斩钉截铁。但低头一看,小青的浴巾裹得很勉强,大半个奶子都暴露无遗,粉红色的乳尖半遮半掩若隐若现,馋的大炮哥浑身爬蚂蚁。
     小青看着大炮哥的裤裆用力的顶起,本人差点失去意识的模样有点好笑,表面上则是摆出严肃的表情。“那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关门咯。”
    “请稍等!”大炮哥猛然清醒,把手中的红酒塞了进去。“不论如何,在您的使用中遇到不便是我们的责任。这个是本店的赔礼,请务必收下!”
     “嚯。”小青一手接过红酒,确实是名贵的品牌。“那就谢谢老板咯~”
     大炮哥还想说些什么,小青却啪一下把门关了。大炮哥想强行突门又怕波比回来,只好挺着帐篷回去打开监控,把唯一的希望放在红酒那里。

     画面中的小青拿起杯子倒了些红酒,喝了小半杯之后摘下浴巾准备继续洗澡。走了几步脚步突然晃荡起来,随后啪唧一下摔在了地上。
    大炮哥狂喜,狂奔过去用万能卡刷开了4号客房的门,把昏迷的小青死死抱住。
    看着刚刚还抱有敌意的美女现在赤裸着昏倒在自己怀里,大炮哥感受到了巨大的征服感。
    你妈的,刚刚还那么神气!看老子这就把你操翻,让你这辈子当我的母狗!!
     但是理智告诉他至少先换个地方再下手,大炮哥还是挺着帐篷把赤裸的小青抱了回去扔到了床上。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都别来找我!”大炮哥光速脱衣,用最后的理智吩咐前台,然后电话一挂准备扑向床上的小青。
     而此时衣柜门突然打开,波比和大豆从中冲出,没等大炮哥反应过来就把他打翻绑住。随后浴室门打开,猎牛哥和小李走到了仍在挣扎的大炮哥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?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大炮哥有雄壮的老二,但并没有壮过大豆的身体。此刻被干倒在地,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,心里多少有点发怵。
    “怪你一心想着打炮,连服务生什么模样都没细看。”波比晃悠悠走到床边,伸手往小青挺翘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。“起来了!”
    “呜哇!!”小青一个鱼跳崩了起来。“你打我屁股!”
    “浴巾裹好,滚到隔壁把衣服换了。”波比一脸嫌弃地把浴巾扔给小青。
     刚刚故意喝酒假装晕倒是真,但小青属实过于入戏,居然裸着身子喝酒,要不是大炮哥还抱有理智可能刚刚就直接就地挨干了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    此刻的大炮哥看着小青和波比一边拌嘴走出门外,又看着面前的小李,突然如梦初醒。“你们演我!”
    “现在才说未必太晚了些。”猎牛哥咧嘴一笑。“李先生。我们把这两位都控制住了。你对他们的惩罚有什么要求吗?”
    小李看着坐在地上五花大绑的大炮哥。此刻的他光着下体,那根巨大的大屌仍然扬眉吐气地挺立着。小李叹了口气。“张大炮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    大炮哥斜着眼瞪住小李。“你自己不敢搞我,喊人来搞?你信不信过了今晚,我让你们一个个都死在海里?”
    小李又叹了口气。“那今晚你可得先享受好了。”
    此时小李女友慢慢醒了过来,没搞清楚状况,还是爬到了大炮哥的身边偎着。小李越看越气,用手指住大炮哥。“你去给我坐木驴!”
    “谁?”大炮哥有点懵。
    “张大炮!”小李指着sm房里的木驴。
    “你去给我坐木驴!三千遍!”
    “我草!”大炮哥被大豆和猎牛哥强架着上了木驴。小李往木棍上倒了润滑液,等着大炮哥的肛门被木驴的头头抵住,然后缓缓转动把手。
    “没种的!!!我操你血妈啊啊啊啊!!!”大炮哥嘴虽然臭得要命,直肠却出人意料的很是温暖。
    小李把木驴调成了自动模式。随着木驴的摆动,粗大的木棍在大炮哥体内进进出出,发出往常大炮哥和女人交姌时常有的淫猥水声。
    但是大炮哥仍然在疯狂咒骂,小李听得半烦,用扩阴器顶住了大炮哥的嘴,往里灌了瓶白的。
    巨大的酒冲味把大炮哥呛哭了。大炮哥疯狂拧动着,但身体被木驴绑死了,一下都动不了。加上直肠不断来回抽插的木棍,把不可一世的狠男人整得不住嚎哭。
    嚎哭归嚎哭,不过大炮哥的大炮随着木驴的刺激居然更加兴奋了。小李看得恶心,扭头看自家女友正盯着那根晃荡的大屌出神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小李一脚把女友踹倒。“老子陪了你三年一根手指头不让摸,你他妈倒成了别人的贱货!”
     说完,小李解开裤腰带,拔出了与其名完全不符的巨李,比大炮哥的大炮还要大上一圈。小李女友从来不知道真正的大宝贝居然在自己身边,表情变得相当动摇。
    “你他妈!你他妈!”小李用巨李抽了女友两个耳光,作为和自己女友第一次的肢体接触。小李把巨李捅到女友嘴里,按着女友的脑袋往喉咙里捅,捅得女友一阵阵干呕。
    “你他妈!!”小李往女友的嘴穴里来了一发。没等女友从窒息中缓过来,小李便拔出了沾满了唾液的巨李准备捅下面。
     女友的小穴沾满了大炮哥射进去的精液,但肛门还又紧又干净,应该还没有被大炮哥碰过。
     小李皱着眉头把润滑剂挤了一些进去,抵住巨李的脑袋塞进了女友的肛门。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”女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。
    “把你最后的处交出来,老子用你的菊花毕业!”小李忍住痛楚用力一挺,整根巨李都捅进了女友的屁穴。女友被捅得直翻白眼,伸着舌头毫无形象地喘息着。
    “操你妈,给老子叫!”小李用力进攻着女友的屁股,女友在粗暴的侵犯中居然要也得到了快感,从惨叫逐渐转为了浪叫。
    “骚货!不让碰的骚货!!”小李一边骂一边扇女友的屁股,而女友却以淫叫为回应。
     小李流着眼泪,把巨李一口气捅到了深处,把全部的力量都射了进去。女友伴随着绝顶的叫声喷出淫水,然后瘫倒在地上失去意识。
     小李沉默了很久才把巨李从女友的身体里拔出来。突然意识到好像缺了些什么声音,扭头看到大炮哥已经流着射出的精液昏死在木驴上了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   第二天,小李来到了猎牛大队的工作室。
    “请坐。”猎牛哥摆出手势。
    “您和女友的问题交由您来解决,我们对此并不负责。这是当初我们协定中的重要部分。”
    小李摆了摆手。“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。”
    “阿晴醒过来之后一直找我道歉。当然道歉本身并无作用,她自知有愧才对我有好处。想来她也做过别人的狗,那么偶尔做做自己男朋友的狗也没什么丢面子的吧。”
    小李顿了顿,猎牛哥不置可否地喝着茶水。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,但就现在而言,在惩罚到我消气为止的话就这样也不错。完全被我主导,已经不能算是男女朋友该有的程度了……当然以前也不算。”
    小李停了下来。“那么张大炮的事情呢?”
    “这部分尽管交给我们。阿年已经把所有他曾强奸通奸等的犯罪证据搜集得差不多了,足以在不暴露你我的同时把他送进监狱。”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小李扯着嘴皮子笑了笑。
    “按照之前的说法,我们接下来可以谈谈报酬的问题了。”
    “悉听尊便。”


    街头早市。
    “所以只有我受伤的世界达成了。”小青嘟囔着嘴,捏着韭菜鸡蛋包子不住地抱怨。
    “但凡聪明一点也不该演成那样。”波比把包子吃完,用纸巾擦了擦嘴。
    “演过了,太入戏了嘛。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就那么顺着来一炮,搞个毕业纪念什么的也行。”波比说完,脑袋上又挨了一下。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要在这个鬼地方干活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去找猎牛哥告状咯。”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错了。我认。”小青摆手。远处大豆买完了油条豆浆,一份是给阿年捎的。
    “大豆哥。昨晚我在隔壁一直听到你们那边有男人在叫,你们对张大炮干了什么啊?”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大豆哥笑了两下,把吸管插进了豆浆杯里。
    “说说嘛……”
    “他已经说完了。”
    “呃呃?”
    豆浆喝了一半,大豆的手机响了起来。是猎牛哥的电话。
    “你们几个。来新活了。收拾收拾赶紧过来。”
    “有牛就要猎。”小青吃完了包子。
    “牛要被你韭菜味冲跑了。”波比把口香糖扔给小青。
    “我这么对着张大炮哈一下他会不会昏过去……”
    “你跑着回去吧?”
    “呃呃……”
(第一话完)

a16.gif

魙无常

狠狠的牛   

925124.png

ooku9999

回 2楼(魙无常) 的帖子

不够狠 不够狠  
还能牛 还能牛    

2100.jpg

usa200202

对牛头人太客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