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ne.gif

马甲A

妈妈是前不良少女 [完结][纯爱/母子][奖励活动]

我又来刷版了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
  • SP币:+50

  • none.gif

    马甲A

    妈妈是前不良少女

    阳平觉得这大概是自己十几年人生中最尴尬的一天,好想变成虫子躲进阴暗的角落里啊……

    “所以说,这些都是你同学放在你这里的?”

    句尾带滑舌的轻佻语调加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搞不懂面前的年轻女性是在嘲笑他还是在掩盖怒气。

    手中拿着一本《和小穴妈妈亲亲爱爱!》的这位女性正是他的母亲凉子。
    从外表看实在过于年轻了,所以经常被错认为是阳平的姐姐,在家里背心热裤加马尾的活泼造型也一点不像一个中学生的妈妈。

    “……嗯,嗯。”

    阳平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    虽然知道这是拙劣的谎言,但只要母亲不深究,哪怕书都被扔掉,面子上能装作这事过去了也好,所以说年轻的男孩子啊。

    “呵,就当是这回事好了。”

    凉子挑了挑眉头,把手里的书扔到了地上的书堆里。
    视线跟着她的动作,阳平忽然注意到盘腿坐着的凉子胯部正大开着,紧身热裤把两腿间鼓囊囊的轮廓也勾勒了出来。

    “回答呢?”

    “啊?”

    回过神来的阳平有点心虚,更加端正了正坐的姿势。
    凉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无奈。

    “虽然你是到了这个年龄了,但自慰要适度,长身体的时候不节制对将来不好。”

    凉子站起身来,一双纤细白皙的美腿映入了阳平眼中,他想要移开视线又舍不得,假装侧着头却用余光偷偷看着。

    “收拾好哦,以后我进你房间会敲门的。”

    儿子的视线根本瞒不过凉子,她轻轻叹了口气,想着以后是不是注意一下穿着。
    好像昨天还是小不点呢,现在居然也会对女人感兴趣了,到底像谁啊。

    确认母亲已经离开,阳平长出了一口气。
    不管怎么说算是过关了,书也没有被扔掉真是lucky,接下来就是把书藏好。
    只是收拾的时候看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封面,他又回想起那饱满的胸脯和纤细的美腿……

    不行不行,阳平拍了拍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些,母亲刚刚才警告过自己,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行。
    但是,等再晚一些的话……而且她也说了会敲门……

    深夜,凉子推开电脑向后倒在靠垫上伸了个懒腰。
    偶尔灵感来了她就会写到很晚,多亏了网络时代,像她这样学历不高的人也能在家工作。

    轻手轻脚向着卧室走去,途中经过儿子房间时,她突然听到阳平好像在叫“妈妈”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不知道阳平是被脚步声吵醒了还是又做了恶梦,凉子轻轻推开了门。

    “啊,妈妈!”

   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阳平正开着床头灯一手拿着书一手握着鸡巴撸动,然后他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    只是似乎时机真的很不好,即使手停了下来,鸡巴也肉眼可见的颤抖了起来。

    阳平手忙脚乱侧过身来想要去拿纸巾,但还是没赶得上,鸡巴就这样对着空中喷射出了童贞精液。
    凉子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,目瞪口呆的看着儿子在面前完成了射精。
    感觉只是一小会儿又似乎过了很久,屋内开始弥散开男性的气味。

    “……你说,会敲门的。”

    阳平把头埋在枕头里抽泣了起来。
    凉子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撞破了儿子自慰,青春期的孩子伴随着性别意识一起成长起来的还有敏感的自尊心。

    “对不起……是妈妈不好。”

    凉子想要给儿子擦眼泪,阳平却倔着不肯把脸从枕头里露出来。

    “乖,这样睡不舒服的,明天还要上学呢,去洗澡吧。”

    凉子好说歹说才把儿子半架着抱了起来,只是阳平始终不肯看她,低着头偶尔抽动一下肩膀。
    好不容易扶着阳平到了浴室,凉子想要回避又担心这孩子就倔在这里弄感冒。

    “……妈妈来帮你洗吧,别生气了嘛~”

    凉子一边打开淋浴试探着水温,一边轻笑着想要调节气氛。

    “男孩子喜欢这样是正常的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再说你有什么地方妈妈没看过啊~”

    试好了水温,凉子挂着莲蓬头过来想要帮儿子脱掉睡衣,只是阳平虽然好像已经不哭了,但一声不吭就是不肯脱衣服。

    “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喂。”

    凉子稍微眯起了眼睛,手上开始用力,教育孩子也不能一味只靠哄。

    “……不是的……我……”

    强行把衣服脱掉后,凉子才明白这孩子又怎么了。
    不知何时起,刚射过精的少年鸡巴又勃起了,虽然龟头还有些轻微包茎,但青筋怒张的模样好像比刚才还厉害。

    母子俩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搞砸,气氛从未有过如此尴尬。

    “哎呀,总之,年轻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啦,啊哈哈……”

    凉子拿过莲蓬头为儿子冲洗起身体。
    总觉得正对着鸡巴怪怪的,所以她蹲在阳平背后,手从腰那儿伸过去摸索着为他冲洗黏糊糊的下腹。

    “……怎么好像越来越厉害了。”

    虽然阳平遮掩着,凉子也不好意思直接摸,但看不清前面就这样洗总会不小心碰到一点点。

    “那个……”

    阳平似乎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,至少是不和凉子怄气了。

    “嗯~?和妈妈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说啊?”

    “就是那个,胸部……碰到了……”

    凉子这才发现自己动手给他揉搓的时候,奶子一直隔着背心在儿子背上蹭来蹭去。
    怪不得总觉得自己也心跳加速了起来,缺乏经验的凉子倒是不缺乏理论知识。

    “对妈妈也会兴奋吗,我已经是老女人了哦?”

    “妈妈才不老!”

    阳平忽然激动起来。
    说起来他那堆小黄书几乎全是母子题材,果然是因为被母亲一人抚养长大所以有些恋母情结吗。

    “等你以后交到女朋友就不会胡思乱想了。”

    凉子故意用装作漫不经心的语气如此说道。
    然后似乎是今天这异样的经历和赤身裸体在浴室这特殊环境下,阳平放开了长久以来的自我束缚。

    “我喜欢妈妈。”

    转过身来抱住了凉子,他似乎说完这句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把头埋在母亲怀里。
    凉子没有躲开,而是温柔的回抱住了他,轻抚着儿子还不够宽阔的背部,一点也没有觉得害怕。

    “等我长大以后,妈妈就嫁给我吧。”

    “阳平也真是的,都多大了还说这种话~”

    阳平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,凉子只能继续装傻。

    “究竟要怎样妈妈才愿意相信我。”

    总觉得这孩子又要哭起来了,凉子感觉稍微有点头疼,该说他是早熟还是晚熟呢。

    “那……最近不准自慰了,太频繁会伤身体,还有……下次考试如果能拿第一名就奖励你一下。”

    “除了让妈妈嫁给你之外。”

    凉子连忙补充了一句。
    阳平倒是很开心,青春期的孩子情绪变化真是快。

    好不容易把阳平收拾好让他去自己房间睡,凉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因为疲惫也渐渐睁不开眼睛了。
    明天要把阳平的床被换一下才行,脑海中闪过这最后一个念头,凉子进入了梦乡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耳边是女人的哭喊声,摔东西的声音,还夹杂着咒骂,爸爸又在打妈妈了。
    凉子用力抱紧自己,因为躲在被窝里稍微有点闷热和呼吸困难,手里握着的美工刀给了她仅有的安全感。

    “妈的,凉子你醒着吗,快来给老子倒酒!”

    卧室门忽然被粗暴的推开,凉子心跳加速更加握紧了刀具。
    数十秒的沉寂过后,不知道是觉得她真的睡着了还是顾忌什么,男人没有关门就这样骂骂咧咧的走远了,凉子这才想起来呼吸。

    不久之后女人的哭嚎夹杂了呻吟,凉子知道那是在做什么,因为曾经故意在自己面前做过,或许某一天自己也会被那样。

    好想死,她这样想着,却又活过来了一天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早晨了。

    男人已经去睡了,满足了性欲之后就暂时放松了她们的枷锁,似乎名义上是母亲的女人默默收拾着客厅。

    “妈妈,早上好~”

    凉子装作刚起床的样子,用句尾带弹舌的轻佻语调和她打了招呼。
    女人用怨恨的目光紧盯着她,如果上次得逞的话,凉子就可以替代她受苦,她应该是在这么想吧。
    没有得到回应也无所谓,不敢吃家里任何东西,凉子就这样离开了家。

    “所以说,这次你也不去~?”

    眼前的这位前辈是为数不多可以说得上话的人。

    “不好意思啦~人家稍微有点男性恐惧症呢,下次有空一起去车站吃可丽饼吧?”

    “妈逼的装你妈纯,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是吧!”

    旁边的肥婆突然站出来推了凉子一把。
    前辈似乎想说什么,但周围的姐妹都没有作声也只得作罢。

    “好啦好啦我们走了,回头再说吧。”

    她其实是个好人,但不想被小团体孤立的话实在没法做更多了。
    凉子看着似乎是朋友的不良少女们渐渐走远,干脆扔掉书包向着学校的反方向走去。

    要去哪里呢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,而且身上只有一把美工刀和准备用来讨好朋友的两万日元。
    凉子就这样走着,似乎是因为上学时间却穿着制服在大街上游荡,又或者是一身不良少女的辣妹装扮,周围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。
    于是凉子躲进了一个商场,按着标志向厕所走去,一个年轻女人低着头擦肩而过,希望厕所里没人,凉子已经不想再给人添麻烦了。
    握着美工刀走进了女厕所,凉子忽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,那是诞生之初的哭声。

    你也被抛弃了吗,我们是不应该活在世上的吗,找到了婴儿的凉子抚摸着皱成一团有点难看的小脸,忽然流下了泪水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擦干了泪水,从浴缸中醒来的凉子还有点呆呆的没清醒过来,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过去的事情呢。
    花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自己在做什么……从母子相谈之后过了月余,阳平那傻小子真的考了个第一回来,然后自己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    下体还有些微微作疼,浴缸旁边摆着一支笔。
    要说后悔吗?似乎也没有,毕竟别的男性只是靠近都会难受,就算留着又如何。

    “真是……这辈子都逃不掉了。”

    凉子最后冲洗了一下,对着镜子确认自己的身体。
    这几年在家写作为生,早些年苦累的痕迹似乎都被磨平了,身材相貌看起来还保持的不错,这样的话,应该也不至于委屈了阳平吧。

    推开门,凉子裹着浴巾走进了阳平的房间,小家伙似乎很紧张,不晓得之前提要求时候的勇气去了哪里。

    “来,站起来把衣服脱掉吧。”

    听话的阳平站起了身,动作却因为紧张有些不利索,差不多花了平时两倍的时间。

    “真是……哎呀~”

    凉子轻笑出声,松开了浴巾,把赤裸的身体展示在儿子面前,阳平因为紧张而垂头丧气的鸡巴也慢慢抬起了头来。

    “最后再问一次,是妈妈真的可以吗?”

    “我只喜欢妈妈!以后绝不会找别的女人!”

    (明明问的不是这个……算了,也差不多。)

    凉子蹲下身来拿起了放在床边的套子,从刚才开始那小子就时不时瞥两眼这玩意。

    “妈妈先给你戴上避孕套哦,不然的话会怀孕的,学校的生理课都学过吧?”

    “不过得先翻开包皮才行,疼的话要和我说哦?”

    阳平似乎还是有些紧张,把主动权交给了母亲,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。
    包皮很顺利就翻了过去,大概是因为阳平已经学会了自慰经常撸它,然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凉子总觉得儿子的鸡巴比包茎状态又大了一圈。

    “嗯……完美~”

    凉子看着戴好套子的鸡巴稍微有点成就感,而且买的成人标准型号看起来刚好,阳平应该还有发育的空间,将来是不用太担心他不能满足妻子了。

    “那接下来……妈妈在这边躺下,你趴在妈妈前面吧。”

    躺在床上的凉子拉好靠垫,在儿子面前打开了双腿。

    “生理课看过照片吗?这里是阴唇,这里是阴蒂……阴道在那边。”

    似乎是因为阳太的小黄本都有码,他对女性私处的位置有些微妙的理解错误,凉子忽然觉得这次性教育确实很有必要。

    “那接下来……把阴茎插进阴道吧。”

    得到了插入的许可,阳平扶着凉子的美腿,慢慢把下体凑了过来。
    可是体型的不对称加上他又是童贞,似乎很难对准的样子。
    凉子无声叹了口气,伸出一只手,用修长秀气的手指轻轻扶住儿子的鸡巴,对准了自己的小穴。

    “啊……妈妈,好紧。”

    准备一切就绪后,阳平顺利的插入了母亲,然后因为第一次体会到真正的性交没出息的叫出了声。

    “恭喜你童贞毕业……不过要慢一点,你出生之后妈妈就没做过了。”

    凉子轻轻打了他一下,忍受着第一次被插入,那边本来就还有些异样,被儿子用成人尺寸的鸡巴插入更是加剧了撕裂感。

    “呜,想要做妈妈第一个男人。”

    阳平似乎有些难过,然后凉子轻轻抱住他把头按在了胸前。

    “傻孩子,不那样的话妈妈怎么能生下你呢。”

    沉默着享受了片刻温存,凉子觉得自己已经不那么疼了,而且说起来丢脸,抱着阳平好像在哺乳一样的姿势还稍微让她有点湿了。

    “可以动了哦,很想动吧,慢慢来吧~”

    从小黄书学到过必要的知识,阳平用笨拙的姿势慢慢抽插起来,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实践如何性交。

    “妈妈……嫁给我好不好?”

    “怎么又说这话,不可以哦~”

    “那我,那我就不结婚!”

    “以后阳平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的,然后和她结婚生孩子,现在只是还没有到时候呢。”

    “我不要,我想和妈妈生孩子!”

    阳平忽然加快了速度,歪歪斜斜着用力抽插了起来,凉子的小穴已经充分湿润,温柔的接纳了儿子鸡巴的暴行。
    但刚刚还是童贞的少年显然驾驭不了随着激烈动作而增强的快感,几乎立刻就到了射精的边缘。

    “妈妈,我要射精了!”

    “放心射吧,做了安全措施不要紧的……”

    “想让妈妈怀孕,射了!”

    凉子抬起腿锁住了阳平的腰,让他能更方便发力而不会让鸡巴滑出去。
    少年又奋力抽插了几下,然后哆嗦着射精了。

    “对不起,没让妈妈高潮。”

    阳平从书中学到的知识告诉他,女人做爱时舒服会叫床,高潮的时候还会颤抖,而妈妈好像只是有些喘气。

    “没关系,阳平只是没有经验,以后会变得厉害的,再说妈妈也很舒服哦~”

    凉子感受着少年在体内颤动着的余韵,虽然没有高潮,但关于舒服的话并不是说谎。

    “那,等会儿再做一次吧!”

    “不行——你还在长身体,做这种事要适度,而且以后也不准自慰,实在忍不住再和妈妈说。”

    凉子拿出了母亲的威严,轻轻扯着阳平的耳朵,虽然少年很失落,但还是小声答应了。

    保持着身体相连的状态,少年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渐渐睡去。
    凉子望着天花板构想着少年的未来。
    当少年成人时,自己已经是中年人了,不是不想要相信少年的承诺,而是这段畸形的关系必然会对他的人生造成负面影响,片刻的交欢已经是自己没能控制住贪婪,从今以后……从今以后……

    但是至少此刻,他们彼此相爱着。

    none.gif

    马甲A

    和父女不一样,母子题材的话,除非是超凡世界设定,否则必定会让女主角有前一个男人
    最初设想是写血亲,但感觉和我想象中的纯爱还是有偏差,最后就改成了这样
    为母+添砖加瓦

    152969.jpg

    Zero月

    B3F  2022-05-10 09:44
    (....)

    5.gif

    df79161f

      

    2.gif



        

    1385566.jpg

    南宫廿三

    B6F  2022-05-11 13:54
    (槐序十三)
    加油,继续写啊

    none.gif

    马甲A

    回 6楼(南宫廿三) 的帖子

    谢谢,但这个短篇已经完结了哦

    1198778.jpg

    拉大车的小马

    B8F  2022-05-14 11:26
    (热爱学习的母系纯爱法师)
    心疼凉子

    楼主写得非常棒啊

    none.gif

    马甲A

    回 8楼(拉大车的小马) 的帖子

    谢谢你的鼓励
    担心画蛇添足所以没写,但将来肯定是幸福的

    c8c0c4e1ad8e334d.gif

    曙光依旧

    B10F  2022-05-15 01:35
    (暗泽之上,荼蘼盛开)